开瑞,呵呵,怒火攻心-男性画廊,专注男性画展

admin 2019-05-13 阅读:125

李大嘴 大嘴读史

诗篇史上,写菊花的诗不老少。

从陶渊明的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到孟浩然的“待到重阳日,还来就菊花”,从元稹的“不是花中偏心菊,此花开尽更无花”到黄巢的“冲天香阵透长安,满城尽带黄金甲”。

在许多的咏菊诗中,有一首不那么起眼的——

西风昨晚过园林,吹落黄花满地金。

秋花不比春花落,说与诗人细心吟。

怪怪的感觉,不太契合标准,内容上前后也有些不搭,怎么回事呢?

听说,这首诗前两句是王安石写的,后两句是苏东坡续的,这首诗里有一个“拗相公”和“大胡子”的菊花往事。

话说,有一次,苏东坡去王安石家访问,王安石不在。苏东坡看见书桌上有一首王安石写了一半的诗稿,只要两句,“西风昨晚过园林,吹落黄花满地金”。

苏东坡笑了,这个王安石真是老糊涂了,菊花历来都是干枯在枝头上的,怎么会落得满地都是呢?一点日子知识也没有。

按理说,王安石是领导,领导有了过错,要么含蓄地指出,要么当没看见,但苏东坡是个大嘴巴,心里有话就直不楞登说出来,他直接拿起笔,在这句诗后边续了一句“秋花不比春花落,说与诗人细心吟”,你搞搞清楚吧,老迈。

题完诗之后,苏东坡拂袖而去。

回家后的王安石看到苏东坡的续诗,有些气愤,觉得这家伙太傲慢了,也没多说,找了个托言,把苏东坡贬去了黄州,担任当地人武部的副部长(团练副使)。

黄州在今日的湖北黄冈,苏东坡闻名的《寒食帖》便是在这里写的。

苏大胡子抑郁地在黄冈日子了将近一年,又到了九九重阳,苏东坡惊奇地发现,秋风乍起,黄州的菊花纷繁凋谢,满地金黄,和他之前的知识完全不搭。

大胡子这才意识到自己最初的续诗太武断了,真实是很孟浪。

挺有意思的故事。

那么,这个故事是不是真的呢?

首要,不管是王安石的列传仍是苏东坡的列传,都没有这个故事。

其次,王安石的诗作并不多,却是有咏菊二首,但也没有“西风昨晚过园林,吹落黄花满地金”。

几番寻觅,总算找到了这个故事的出处——冯梦龙的《警世通言》第三卷《王安石三难苏学士》。

好吧,这是小说,不是前史。

前史上,苏东坡被贬黄州是公元1079年的工作,这时分,苏东坡刚到湖州,王安石预备脱离南京前往京城,底子没有交集。

从前看过一部网络小说《大宋的才智》,也提到了这段菊花往事。小说中写到王安石的儿子王雱拿这件事借题发挥,不只在家中种了许多的黄州菊花,还在落花期招集文人集会,名为“拾遗会”,借此来侮辱苏东坡。

以王雱的小心眼,还真有或许这么干,但事实上,王雱因病死于公元1076年,不或许死而复生。

所以,小说便是小说。

《寒食帖》声称“全国第三行书”,假如苏东坡没有被贬去黄州,就没有《寒食帖》,而导致苏东坡被贬黄州的,不是什么菊花诗,而是闻名的“乌台诗案”。

这一年,苏东坡调任湖州知州,就任三个月后,官样文章,写了一篇《湖州谢上表》,这样的文章归于套路文,无非便是我到湖州了,尽管才干一般,但官当得还行,主要是谢谢老迈的信赖。

由于对立王安石变法的原因,苏东坡在文章中略微发了一点小怨言。可是便是这个小怨言,成为一场风暴的引子。

苏东坡在文章中有这么一句话“陛下知其愚不当令,难以追陪新进;察其老不惹事,或能牧养小民。”

皇帝知道我愚笨不识时变,难以和那些后起之秀比肩,但看我一把年岁,不会胡乱惹事,或许能够牧守一地,善待大众。

擅于在鸡蛋里挑骨头的御史们就拿这句话做起了文章:“新进”人物“惹事”,这是在成心挖苦变法。

可是,单凭这一句话就入罪,真实也有些说不过去。

恰巧的是,一本名为《元丰续添苏子瞻学士钱塘集》的书出书了,里边搜罗了苏东坡许多的新诗。

有个名叫舒亶的御史一头扎进这本书里,花了四个月时刻,总算又找到了苏东坡“文字诬蔑君相”的多处“依据”。

试举几例。

《山村五绝》“赢得儿童语音好,一年强半在城中”,这是在诬蔑青苗法;

《八月十五日看潮》“东海若知明主见,应教斥卤变桑田”,这是在责备农田水利法;

《戏子由》“岂是闻韶解忘味,尔来三月食无盐”,这是在打击朝廷的盐务变革。

苏东坡从湖州被传唤到京城受审,一度接近被砍头的地步,据《宋史·苏轼传》记载,“御史李定、舒亶、何正臣摭其表语,并媒糵所为诗认为讪谤,逮赴台狱,欲置之死,训练久之不决。”

在查询过程中,苏东坡更多的诗词被放到显微镜下,谁让他写得多呢?

最终判定下来,足有一百多首诗有问题,由于苏东坡许多诗词是写来送人的,所以被“诗案”牵连进来的有三十九人之多,最大牌的是司马光。

御史们期望置苏东坡于死地,还好,当年赵匡胤从前有过誓约,除了背叛谋反,一概不杀大臣,再加上各方奔波,皇太后也出言说情,总算保住了苏东坡的命。

被贬去黄冈担任人武部副部长的苏东坡从此心灰意懒,每到秋天,只能菊花残、满地伤了。

好吧,之前称号苏轼为苏东坡都是不对的,在黄冈的时分,苏轼才自己给自己起了“东坡居士”的雅号。

声明: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,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