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北理工大学,responsible,蔡英文-男性画廊,专注男性画展

admin 2019-05-16 阅读:190

【春之恋】

总以为趟过忘忧河,喝过孟婆汤,就不再回想前尘往事。然,一路游走,一路思索,茫茫然,丢了来时的路,也丢了那双温暖的手。回眸中,泪眼迷离,对岸那儿也消失了摆渡的伊人,满腹愁肠,泛动眉梢发尖,带着漫长的留恋走进轮回的地道。

冥冥中的天堂青山绿水,鸳鸯戏水,蝶舞双飞。模糊中好像看到你的身影,便在开放的花香中找寻那弱小的回想,寻觅若有若无的留恋,仅仅,再也找不到那条从前走过的路。

看着振翅在花蕊里的蝶儿,一对对,一双双,眼角一遍遍的湿润。泪眼婆娑也没能换回如风沙般流走的回想,只知道心尖上有道浅浅的伤痕在痛。

身轻如燕飞过萋萋芳草,闻到了一阵动人肺腑的浓艳荷香。

【夏之舞】

俯阚眼下满目碧绿,令人心绪顿然开朗起来。两岸翠柳高雅柔媚,丝丝柳枝随风潇洒曼舞。一塘碧绿荷叶承托着粉莲在暖风中轻曳,仿若芊芊软弱女子步履三寸金莲婀娜碎步,遥曳欲坠,使人顿生爱抚,只想用终身的柔情去呵护,拥搂于怀,千般欢乐于那帘红萝霓帐蜜意之中。“风拂柳树显温存,荷塘粉莲润青涩”,但是,我的温存已在轮回之前被生生风化成楼兰一轮冷冷的弯月,单独悬挂在暮色,即便没有了浮云的环绕,也昏暗了琉璃的颜色,模糊着……

我从前的青涩在曲折的生命里被雨露湿润成沧桑容貌,冷月荷塘,寂静无声,几片浮萍,枝叶萧条。一曲沉香慢慢流动……莲幽幽开放又幽幽飘坠,片刻芳华的绚烂消灭瞬间,带着长远的冰凉在风云里孤零。

原以为轮回的路上定然是春暖花开,阳光明媚,不曾想也是有这般秋风扫落叶的清凉……

【秋之殇】

清秋风瑟瑟,那随风漂荡的枫叶,离开了高瞻的枝头,踮起脚尖温情脉脉抬头远眺,寻觅着从前在回想中深入的影子。再也找不到蝶儿的身影,一路的寻觅,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漂荡的时空。无助的站在枝头,看着叶子一片片的在风中飘动,心,痛了……

魂灵在宽广的田野上游走,缥缈的思绪漂泊在云端,红尘的烟雾阻隔了心的旅程,我的黑发被无情的风环绕成一团斩不尽的苍茫。花间,落下了我清凉的身影。花月下,温顺迷人,叫破年光光阴。

伤高怀远,凭寄着离恨重重。携一缕不甘的心化作一片流云寻着从前的那扇门,想再睹你的风貌,却被紧锁的门扉无情阻挠。轻叩你的门窗,传来的是永久的缄默沉静。一断一断的回想里,泻落很多忧伤。纤指抚弦传尽幽恨,梦入此间烟雨路。倩影绰绰,从此陌路,亦如这一季金秋,霜雾越来越浓重,只等季末的铺雪来临。

【冬之魂】

雪影轻扬,冰心侵染着一帘香魂开放在无棱的冰峰,寻觅着开始的景色。许多的感念随清歌断肠,飞絮绕香阁,瘦弱长萦绊。呵手试梅妆,皓月婵娟,暗厢汹涌着绕指的纠缠,满怀温存凝脂成冬天的冰棱在这白皑皑的时节里萧条!素衣银袖,黯然神伤,漫天铺雪似无可发泄的痴情,想吞没一切临终的脚印,不再有任何能够寻觅的退路。

风花雪月空缠绵,冷月寒霜晓清寒。一壶浊酒,一只长笛,一曲花祭幽幽地荡落。泪眼飘渺,赏识着荷花凋零残损的美,即便落殇也要孤僻仍然,即便落魄也要摆出一个爱抚苍生的姿态。苍天早鉴,却竟自浮尘,不理我痛得无法呼吸,置身罂粟丛中,好了痛苦,却染了情毒,不能抑制的苦恋。

琴弦断,冷笛裂,谁把哀伤于我挽,谁又把痛苦于我留。没有离别的恨,没有殇逝的怨,只要两行旁人看不透的悲痛清泪罢了……

红尘陌上,四季轮回。但是,我在时节轮回的轨道上游走了良久,也没有找到哪季才是我的轮回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