咪咪网,上将,倒车入库-男性画廊,专注男性画展

admin 2019-08-20 阅读:152

银索玛奖取得者(左二)。

剪羊毛竞赛。

赶羊群参与“除羊秽”典礼。

彝族小阿依玩摔跤。

吴平 文/图

7月19日一早,美姑县乃祖库村15岁的惹机里支(化名,下同)和两个哥哥带着三岁的小黄马出发了。他们即将参与在本县“尼姆·约纱茨”剪羊毛节大型风俗活动中的赛马竞赛,一等奖的奖金高达1万元,该竞赛也招引了喜德县、越西县等地不少高手参与。

峨曲古乡四基觉村17岁的贾巴金林上个月特地从广东佛山赶回来,作为一名年青的毕摩,他在“除羊秽”祭祀中担任点着篝火,在上升的烟气中将诵经声传达先人处;依果觉乡幼儿园教师克思阿西参与压轴环节的选美竞赛,为了离家更近,她辞掉乐山市中区的作业,成为彝族小“阿依”的“孩子王”……

地处大凉山内地的美姑县作为彝族风俗活化石,素有“毕摩文明之乡”“摔跤之乡”“美人之乡”等美誉。如果说“尼姆·约纱茨”对外来游客来说是一场原生态的风俗盛宴,它关于彝族本族青少年来说,则是引发自豪感与认同感的情感枢纽。贡献之美

幸有你在山未孤 芳华作伴好返乡

扎色(选美):嘎嫫阿妞是传说中的古代彝族美人,彝族民间素有选美的传统,评判规范包含外表、形体、心灵、行为。在现在脱贫攻坚、村庄复兴的时代布景下,“美”也被赋予新的意义,即独立、坚韧、聪明和有担任。

本次参与选美的28名彝族姑娘,代表着彝族“新女人”,有护理、幼教教师、等候大学选取通知书的高中结业生等,高学历、广见识、识大体成为其显著特点。

22岁的克思阿西有一个哥哥、两个姐姐,曾经由于家里穷,他们都没上过学。为此,阿西十分爱惜来之不易的上学时机,经过“9+3”在乐山市幼教职业技术专修学院完结5年制的幼师专业学习。喜爱歌唱的她曾在我国校园新歌王竞赛中拿到二等奖。

结业后,阿西在乐山市中区幼儿园作业,月薪3300元。但她想离家更近一些,况且家园的孩子更需求她这样的教师,所以她便在依果觉乡中心幼儿园入职。该园共有6名教师,100多个学生。

“刚开端简直待不下去,一下暴雨就简单停水,正午煮饭还要自己提水,睡房是几个教师住一同,月工资也只要 2000 多元。”阿西说道,可是慢慢地,她就觉得离不开这些孩子了,究竟他们说着相同的母语。当然,为了让他们走出大山,幼儿园严厉规则教师有必要说汉语。为了让孩子听理解,他们先用汉语说一遍,再用彝语说一遍。“很快他们就听懂汉语了。”阿西说,这也让她很有成就感。

在本次选美竞赛中,阿西取得银索玛奖,既要归功于专业练习、竞赛阅历,也与基层作业的历练分不开,在这过程中,阿西愈加老练慎重。一起,她受惠于国家免费教育方针,又挑选将芳华贡献给大山里的学前教育,这一行为也十分打动听。

关于阿西来说,参与选美不仅是赢得奖项,更重要的是结识许多优异的姐妹,由于有类似的布景,咱们更简单相互鼓励、相互学习。未来,阿西期望愈加专心地投身教育:“咱们是公建民营幼儿园,加上公益安排捐献,玩具、书本等不比城市里的差,有着这样的条件,更要把孩子教好,才不孤负家园公民的等待。”

传承之美 雏凤清于老凤声 索玛花开艳征程

除羊秽:“祭羊神剪羊毛”是“尼姆·约纱茨”的主题,前一天,羊群会被赶到指定的溪水里,重复冲刷,让毛发清洁顺滑,以便修剪、做披毡。此过程中,还会选出带头跳进溪水的最英勇的公羊、母羊各三只。第二天,全县的毕摩聚集,用松树的枝干搭三个简易的门,小、中、大顺次串联,在毕摩的诵经祈福声和袅袅烟雾中,羊群有序地从门中穿过,并宰杀一只纯白的公鸡做祭献。

贾巴金林是家中老二,父亲是毕摩,按传统,毕摩只能传给一个儿子,金林便是这个幸运儿。

上一年,在美姑县民族中学初中结业的金林,在广东佛山市对口帮扶的项目中,取得赴佛山学习汽修技术的时机。从没出过大山的他,初踏上岭南的土地,感觉很不习惯。“吃的太甜,当地人说粤语也听不懂。”金林说道。

还好他还有其他20多个彝族小伙伴在一同,咱们相互勉励,家人也及时寄来了腊肉、核桃、苹果等,把大红袍花椒磨成的粉往汤里、菜里一撒,精力头就康复一大半。年青人承受新鲜事物快,不久,金林也开端跟当地的同学学着讲起了粤语。

除了毕摩这一脉传统,家支在成员的整合、教育上也起到不行替代的效果。洛觉村毕摩曲比类类介绍,他们“曲比”家支散布在攀枝花、凉山、乐山等地,每过几年就要开一次大会,跟着越来越多彝族年青人走出大小凉山,会议的宗旨侧重于教育年青人正派做人、勤勉干事,步入社会,尤其是多元文明的社会中,更需尊重差异性,学习和尊重当地与彝族不一样的交际礼仪等。

这次参与“尼姆·约纱茨”,金林是特地请假回来的,下一年就结业的他,还不确认作业地址,不扫除“一边干毕摩,一边干作业”。在传承中,年青一代毕摩的环境和任务也都会改变,或许他们做典礼的地址不再在故土的村里,而在彝族打工者集聚的工业区等。不管外界怎样改变,对先人和传统的敬畏,让他们可以坚持内涵的定力和精力的安稳。

奋斗之美 英勇豪放彝家人 少年壮志不言愁

赛马:彝族史诗《勒俄特依》有不少对马的描绘,它不仅是用于开天辟地的前锋,也是远古英豪支格阿龙的坐骑。凉山州山高谷深,耕耘路途凹凸狭隘。这种环境下,本乡种类建昌马尽管体魄小但健壮牢靠,脚步稳健、活络。骑手要在快的基础上,尽可能操控好节奏和脚步。

彝式摔跤:独自列为国内民族摔跤的一个单项,在美姑,更是为男女青少年及儿童脍炙人口、参与广泛的民族体育活动。

彝族员对马的喜爱是天然生成的,赛马活动也跟着社会经济水平的提高而变得频频,其间也催生了赛马经济。一些赚到钱的商人不吝砸重金买下一匹好马,吃的饲料都是3元一斤,再延聘骑手到遍地参赛赢取奖金。

相比之下,惹机里支的小黄马是里支从小养到大的,它的妈妈常常要驮上几百斤马铃薯、苦荞等从地里到家里,是重要的劳作生产工具。

小黄马出生后,“养尊处优”被当成赛马来培育。与妈妈不同,它只吃精密饲料,这样每斤饲料产能量高,胃不会撑大,才干跑得更快。穿戴彝式上衣的里支,个头不杰出,跨上马后却变得神采飞扬,在初赛中成功包围。惋惜在半决赛中,遭受了头号种子选手,终究惜败。

“少年不言愁”,经过屡次参与赛马,里支逐步褪去了青涩,勇于面临波折,不管今后外出仍是留守,敢在马背上破风、与人竞赛凹凸的孩子会将彝家人的英勇豪放融进血液里。

拖木乡的吉以石达则借着摔跤走出了大山。刚上初一就被选入县摔跤队,现在,他在绵阳梓潼上高中,暑假就在西昌民族体育馆练习。这次竞赛中,他一个飞甩,靠臂力把对方抱了起来,惋惜脚没勾住对方的腿,反而首先落地,输给了卫冕冠军。他的抱负是进入到西南财大摔跤队,跟从名教练持续自己的逐梦之旅。

为期两天的“尼姆·约纱茨”很快完毕了,金林将回来佛山的校园,石达将在体育馆汗流浃背地练习,其他人也都各自回到原有的作业、生活节奏中,可是对荣誉的巴望将鼓励他们逾越父辈的作为,将推进彝寨复兴化作日常的涓滴举动。